首页 > 生活 > 娱乐 > 正文

古装电影《叹别离》:一部好戏是这样诞生的

稿源时间:2018-08-07 10:38:04  文章来源:新华网  作者:佚名 责任编辑:高静
【摘要】镜头从灵岩寺千年古塔一路扫下,定格在大雄宝殿的香炉前,佛香袅袅蝉鸣声声中,演员驻足礼拜——这是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,却是剧组的第一场戏,电影《叹别离》在7月17日的灵岩寺拉开序幕。

微信图片_20180806180157

  这是马克做导演的第一部古装电影,于他而言,这是一部风险与机遇并存,经验和挑战共在的电影。在筹备了近十个月后,这部讲述了一段爱恨离愁的电影终于开机,对于马克来说,这场“战役”才刚刚打响。

  蝉鸣里的佛声

  “各部门都准备好!A、B组摄像准备好!”

  “化妆老师补妆!道具放烟!场务控制好现场声音!”

  “演员已带情绪!准备开始!”

  “《叹别离》第一场一镜一次!”“咔!”

  镜头从灵岩寺千年古塔一路扫下,定格在大雄宝殿的香炉前,佛香袅袅蝉鸣声声中,演员驻足礼拜——这是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,却是剧组的第一场戏,电影《叹别离》在7月17日的灵岩寺拉开序幕。

微信图片_20180806180205

  “一身功名不过三尺尘沙,只求明朝随心去,河山纵马。权倾天下何若相守天涯,且待今生续前缘……”《叹别离》讲述了明末清初,李自成杀入京师,崇祯帝煤山上吊而亡,太子朱慈燃成为各路政系逐鹿中原的定鼎之人,汉阳左家军、杭州织造局刘公公、大顺李自成都对太子虎视眈眈。太子朱慈燃颠沛流离,明朝世代忠良的冷延泉护佑年幼的太子,为遮人耳目在世交好友灵空法师的协助下,让太子朱慈燃在灵岩寺出家为僧,法号“释缘”。不料走漏风声,冷延泉全家为护佑太子惨遭锦衣卫和左家军杀害,一代歌伎苏小小被迫自刎。面对这个天字号第一大麻烦,冷延泉之女冷月如依然对释缘倾心相爱,二人在战火纷飞中守护着自己的爱情,饱受相爱而不能相守的痛苦。改朝换代之际,面对国仇家恨,爱恨交织,演绎出一部荡气回肠,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,令人唏嘘不已。

微信图片_20180806180214

  《叹别离》是爱奇艺文学云腾计划二期的竞标网络小说,在爱奇艺文学一经上线就广受好评,读者点击量火速攀升,阅读量很快进入同期同类作品前列。经爱奇艺独家授权,由麦基影业、海右文化、马克影视工作室联合把热门IP改编成同名电影。

  经过层层海选,《叹别离》最终邀请到国家著名一级演员张会中倾情加盟,并启用迟漠寒、段琅、马畅、杨睿笛、张军、邓翔之、满孝成、蔣昕芯、周子琳、李圣雄、毛艺航、王玉坤等优秀青年演员联袂主演。

  开机日期时值三伏天,演员的古装戏服基本都是两层起,部分演员需要穿戴盔甲。高温天加厚衣服,汗流浃背已经是家常便饭,中暑情况时有发生。但面对这样的考验,演员们的表演激情丝毫没有消减。

  在老戏骨张会中的演绎生涯中塑造过很多经典的反派角色,他也曾说过,今后不再出演反派,“想做个好人”。然而读完《叹别离》的剧本,他再一次“动摇”了,“我出演过魏忠贤,各个朝代的公公也演过很多次,是《叹别离》的剧本打动了我,我决定再出演一次公公,或许这是真的最后一次。”

  作为自己独立指导的第一部古装电影,马克启用演员的标准是“找对人,演好戏”。“这部戏的演员,需要从外形到内在都符合电影人物角色,特别是外形方面。”马克说,当然演技还是第一位的,“为此,我们从去年就开始了海选。”2017年底,《叹别离》导演组就开始在济南、横店、北京三地设点海选,主演海选总人数达300余人,最终在2018年6月份敲定所有主演人员。

  主演迟漠寒认为,她所饰演的冷月如有很多自己身上的影子:“活泼、可爱、率真,这几乎就是我本人”,“再者女孩本来就比较感性,这部电影感情戏很多,正好符合我的状态。”

  马克的“战役”

  《叹别离》是马克导演生涯中的一场“战役”。

  “对我来说,古装戏挑战太大了。古装戏和现代戏区分太大了,特别是史实问题,比如道具、服装、发饰、行为举止、历史背景出现穿帮问题,就会贻笑大方。”短袖短裤加拖鞋,脖子上挂一条毛巾,开拍不到一个小时,马克就能让这条干毛巾变成湿毛巾——坐在监视器前的马克甚至比剧务还要费神费精力。

  这场“战役”的第一个棘手点就是天气。

  大暑天,没有遮阴的片场每吸一口气都烫嘴,在拍摄黑牢戏份的时候,一个小小的黑牢除了数十名演员外,还有近二十位工作人员,外面桑拿天,里面桑拿间。加之古装戏长跑大褂,有好几位演员严重中暑,藿香正气液、痱子粉、花露水、绿豆汤能用得上的全部用上了。

  夏天的天气很无常,比如在拍摄冷府大戏的时候,预报有大暴雨,马克临时决定将戏改为雨戏,然而等到晚上7点雨也没有来,只能再按照原计划实施。

  天气之外,对现场的控制,对各部门的调度是另一场“攻坚战”。

  一个剧组除了导演和演员,制片、剧务、摄影、美工、录音、服化、梳妆、灯光一个也不能少。而如此庞杂的部门分工,需要导演良好调度才能让一部戏顺利拍摄进行。“虽然说各个部门分工都很明确,但是作为导演,精力主要放在拍戏上,需要现场制片来调度,”马克坦言在拍戏过程中,由于工作量庞杂,信息不对称导致耽误拍片进度的事情时有发生。

  “其实,这都是相对简单的事情。”马克认为拍古装剧最需要谨慎的就是道具,“古装戏要比现代戏费十倍的精力都不止,古装戏中,服、化、道是最费脑子的。”“其中一场冬天的戏,仅仅是造雪用的化肥就准备了整整一车,然而由于天气原因,造成化肥落地即化,导致冬天戏份失败。”

  “电影故事的演绎是可以有虚构成分的,但是历史背景的政治性问题,是需要谨慎对待的。所以为了整个剧能做到更加严谨,在电影筹备期间,我们从百度上搜索了很多历史资料,并向历史学家考证,反复对剧本斟酌推敲,争取做到没有瑕疵,尽可能满足观众们对电影的期望。”

  事实上,《叹别离》是马克指导的第二部古装电影,2007年马克作为执行导演在福建拍摄40集电视剧《台湾1895》。“现场导演和导演是两个概念,”马克说,“而这次,我既是总导演,又是制片人,压力大,责任重。”

  从电影筹备到正式开拍,马克平均每天只睡3-4个小时。从竞标拿下《叹别离》项目后,马克团队就马不停蹄地把同名小说改为剧本,仅仅是剧本就打磨了不下二十遍,“可能一句台词费了很多功夫”;电影一开始是将拍摄地定位横店影视基地,然而考虑到七八月份横店天气闷热,于是又到象山影视基地考察,而最终,因为天气、地缘等因素将拍摄地确定为水浒影视基地;古装电影对于场景要求颇高,在开拍前需要导演和美工对场景进行画图构图,尤其是在同一影视基地拍摄不同场景,需要对内饰进行细致雕琢布局;此外,为了便于后期特效操作,现场也需要特效师参与对场景的把握调度,“比如最后的攻城战,我们用的军帐颜色不同,就是为了在后期特效中方便制作”。这一切都成为马克“寝食难安”的原因,“春节后我们就建组,对电影画面的每一帧进行分析拆解,有时候躺在床上,脑子里都会不停琢磨怎么才能把细节做到最好。”“每天都有新思路,每天都会推翻改进前一天的想法。”

  对于这部电影,“我不敢保证它火,但是会有一些影响,”马克说,“第一,在筹备到开机过程中,我们精心打造的主题曲《叹别离》收到了强烈的反馈,很多人现在已经相互传唱;其次,爱奇艺文学提供的剧本是拥有庞大读者群体的网络小说,受众群体已然成型。”

  这部被马克倾注了太多心血的古装电影被他称为自己的“孩子”,他期待“孩子”的诞生,也期待这个“孩子”能成功赢得大众的喜爱。

  一部好戏的诞生,剧本、团队、演技、幸运缺一不可,但最重要的是面对困难与挑战时的决心和恒心。《叹别离》的前期拍摄接近尾声,接下来是长达近半年的后期制作。这部诞生在三伏天的电影凝结着剧组所有人员的汗水和辛劳,面对这场“战役”,马克团队的“枪声”是响亮而干脆的。

 

欢迎广大网民为万博节日优惠提供新闻线索,积极投稿。万博节日优惠热线电话:【0531-88556593】 投稿邮箱:zgwsdchina@126.com 万博节日优惠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ixinqiye 微信公众号 :sdpdchina

0